学院首页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教学科研 人才培养 重点学科 学院之光 学生工作 招生就业
学术茶座 实践教学 第二课堂 院内刊物 交流合作 共建单位 社会服务 党务工作 培训教育
  法学动态
 
【法制新闻】从美国司法制度看“美国白人警察枪杀黑人案”

发布日期:2014-12-17

2014年8月9日,没有携带武器的18岁非裔青年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在弗格森地区遭白人警官达伦·威尔逊(Darren Wilson)拦截并开枪打死。此事在圣路易斯及美国多地引发强烈抗议和连续数周的示威,并发生抢劫、袭警等暴力事件,很多人批评警察和执法人员过分使用武力。

自从今年8月底以来,美国密苏里州大陪审团一直讨论,是否应起诉开枪打死18岁黑人少年布朗的警官威尔逊有罪。大陪审团11月24日晚因认定使用武器合法,决定不起诉枪杀手无寸铁的18岁黑人青年布朗的白人警察威尔逊。裁决一经宣布,弗格森民众的示威游行迅速演变成严重骚乱,爆发警民冲突。那为什么大陪审团会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呢?现在让我们从美国司法制度的角度来看这个案件。

美国的陪审团是由普通公民组成,不需要专业的法律训练,也无需精通法律条文,检察官事先不会告诉陪审团应考虑哪些具体指控,然后陪审团成员根据听到看到的证据,以法律和事实做出真实的判决,投票表达自己的观点。不提出指控是因为许多证人的说法相互矛盾、前后不一致,甚至与物证不符。因为互相矛盾的证词实在太多,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警官有犯罪嫌疑须提起刑事诉讼,所以大陪审团决定不予起诉涉案警察。

陪审制是基于无罪推定,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判例法,指出无罪推定不仅停留在向陪审团提交案件阶段,在交叉询问期间,在陪审团评议案件期间,直到形成判决前,都要贯彻无罪推定。如果陪审团未做无罪推定,即使法官对陪审团运用合理怀疑标准进行充分的指导,法庭裁决仍可撤销。

曾任辛普森案辩护组组长的哈佛法学院法学家德施沃兹指出,“刑事审判从来不是为了伸张受害者正义。如果是,那么判决的结果只能是一个:有罪。因为刑事案件中只有一人受审,如果被认为无罪,那在定义上受害人的正义就不存在。”即便一个被告有可能犯了谋杀罪,也必须无罪释放。这是因为“有可能”没有达到严格的“没有合理怀疑”的法律标准。刑事审判只是追求一个结果:证明没有合理的怀疑。”

就联邦层面来讲,第六修正案和第七修正案中隐含了一致裁决的要求。这一立场也被反复阐明: 1930年的巴顿诉美利坚合众国案的判决指出,对宪法第六修正案中“陪审团审判”的理解必须遵从普通法的传统,其中就包含了一致裁决的要求。

陪审员随后在法庭上听取控、辩双方律师询问证人、提供证据以及法庭陈词,在就相关情况进行充分的“秘密评议”后,无论要做出有罪还是无罪裁决,均需首先在其内部达成一致意见,否则会导致无效审判的出现。根据密苏里州的法律,陪审团对是否提出刑事指控只需要9名成员同意即可,勿需12名成员一致通过。因此,要想对枪杀黑人青年的警察威尔逊提起刑事诉讼,就必须要有9名陪审团的成员同意才成。

密苏里州大陪审团想要起诉开枪警察,需要有“充分理由”,由于布朗案中目击者口供互相矛盾,疑点重重,不起诉只代表大陪审团找不到充分理由起诉,不代表涉案警员没有做错。在刑事案件中,任何法域的法院都不进行对个别事实进行认定的个别裁决,而仅仅进行认定有罪或无罪结论的一般裁决。

美国刑事指控中,任何合理的怀疑都可能导致刑事控告不予成立。在刑事案件中,要给被告定罪,检方负有重大举证责任,要遵循的证据标准是“排除一切合理怀疑”。在证明标准上,刑事诉讼要高于民事诉讼。刑事证据实行的是排除合理怀疑规则,而民事诉讼实行的是优势证据规则,只要案件事实“有”的可能性大于“无”,就可以认定。由于美国宪法修正案指出,任何人不能因同一犯罪而受到两次审判。因此,即便警察威尔逊被免于刑事起诉,但受害人家属仍可以提起民事诉讼索赔。

山东财经大学 法学院 版权所有 管理入口 您是第23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