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首页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教学科研 人才培养 重点学科 学院之光 学生工作 招生就业
学术茶座 实践教学 第二课堂 院内刊物 交流合作 共建单位 社会服务 党务工作 培训教育
  法学动态
 
【法制新闻】聂树斌案律师:阅卷后证实聂案证据不完整推测

发布日期:2015-03-19

3月17日,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聂树斌案件代理律师李树亭(左)在查阅相关材料。新华社记者 郭绪雷 摄

  新京报讯 昨日8时30分,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进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阅卷,并被允许拍摄和复印聂树斌案及与该案有关的全部原始案卷材料,共计17本。

  律师李树亭认为,依据阅卷内容,可以初步判断“聂案程序存在严重错误”。

  卷宗内容不得外泄

  前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通知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自当日起,聂案律师可以查阅相关卷宗材料。

  昨日,聂树斌案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及聂树斌母亲张焕枝一早进入山东高院阅卷。

  进入阅卷室后,两位律师先向负责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转达了委托人张焕枝的意见:聂树斌案的案卷材料仅限李树亭律师和陈光武律师两人查阅、使用且内容不得对外透露,若有律师外泄材料,张焕枝有权解除委托代理关系。

  合议庭法官也重申了这一说法,称因该案涉及个人隐私,阅卷要遵守相关法律规定,不可有意无意将卷宗材料外泄。

  同时律师被山东高院告知,由于聂案卷宗是上世纪90年代形成的,已经过去20多年了,时间比较长,希望律师在阅卷的过程中仔细一些,保护它的完整性。

  阅卷范围广超出预期

  李树亭对新京报记者说,上午9时签收完阅卷通知书、进入正式阅卷程序后,两位律师向山东高院提出要求,希望阅卷方式是拍照一套,复印一套。

  李树亭解释,这是因为卷宗的有些细节方面,比如有涂改、签字等,复印可能看不清楚,还得拍照。此外,律师还提出,要查看王书金案的相关卷宗。

  山东高院当场答复称,拍照也是一种法律允许的阅卷方式,并尽量保证律师有充分的时间阅卷,法律规定范围内的相关卷宗都可以阅。

  随后,山东高院方面给出此次阅卷范围,包括聂树斌案侦查卷一本,聂树斌中院一审卷、高院二审卷各一本,以及王书金侦查卷5本、王书金一审卷一本、二审卷两本,另有河北高院、河北公安复查等6本相关卷宗,总计17本。

  李树亭称,这次阅卷范围之广,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陈光武也称,这最后6本卷宗完全可以不给律师阅,仅作为法院内部资料处理,没想到这次能够列入阅卷范围。

  参与阅卷的聂树斌母亲张焕枝也称,在负责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告知申诉代理律师阅卷范围后,她与律师均认为阅卷范围之广超出预期,对此做法表示满意。

  136页侦查卷没有删改痕迹

  尽管连夜从石家庄赶到济南,但张焕枝看起来仍然要比往常精神许多。等待10年后终于能阅卷,张焕枝说她心里挺高兴,她希望法院给聂案的律师们充足的时间阅卷,将聂卷和王卷比对验照。

  陈光武称,他仔细观察了这136页聂树斌案侦查卷,尽管纸张发黄开裂、有磨损,但其中没有任何删、改或变动编号的痕迹,作为聂案复查的关键性材料,能保存得这样好,很珍贵,“除136页侦查卷外,个别卷有瑕疵或缺陷,现在还不便做具体说明”。

  关于此前媒体多次报道过的案件关键疑点和重要物品,诸如“花上衣”和“钥匙”,李树亭与陈光武均称,目前只是粗略浏览了卷宗,还未来得及细看,至于聂树斌供述中是否涉及花上衣和钥匙,还需等到仔细阅读卷宗后,再解答疑问,形成辩护意见后递交给山东高院。

  两位律师均称,若阅卷进展顺利,10天之内他们将形成一个完整的申诉代理词,递交给山东高院。陈光武推测,本月月底前聂案复查将有一个初步结果,看是否会进入再审程序。

  ■ 阅卷疑点

  1 仅凭口供和证人证词就定罪?

  目前,从已经公布的有关聂树斌的判决书来看,聂案的证据基本是靠聂树斌口供和其他人的证词。

  除此之外,原始案卷中是否还有其他有力证据,不得而知。

  昨日阅卷后,陈光武律师披露,聂树斌案136页侦查卷里,确实仅有聂树斌的口供、现场证人提供的证词等,并没有精斑、DNA检验等客观证据。

  “一旦口供拿掉,就什么都没有了,连最基本的证据要求都没有达到。按现在的证据要求来说,根本过不了关。”陈光武说,这证实了此前关于聂案证据不完整的推测。

  李树亭律师介绍,昨日上午,他一共拍摄了聂树斌案原始卷宗3本共228页。

  从阅卷状况来看,他的初步判断是,聂案是站不住脚的,存在严重程序问题,是哪些具体问题还需详细阅卷后做出辩护意见递交法院。

  2 之前的“假供述”在哪里?

  李树亭律师发现,这136页卷宗虽然保存完整,但作为一个大案,卷宗页数还是太少,证据页才有几十页。

  陈光武律师称,从聂案136页侦查卷内容来看,聂树斌是当年的9月23日被采取强制措施,10月1日开始转刑拘,聂案卷宗的第一份材料是“预审询问笔录”也是出现在10月1日,也就是聂树斌被抓后的第7天。而按照规定,预审阶段前的破案阶段就应该有被告人笔录材料,目前这部分材料是缺失的。

  另外,陈光武还说,在后来的笔录中,聂树斌称“之前说了假话”“我检讨”“认罪”等。

  “那之前说的‘假供述’在哪里?怎么没有出现在卷宗里?”陈光武提出疑问。

  ■ 聂树斌案历程

  ● 1994年

  聂树斌因被怀疑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而被抓

  ● 1995年

  聂树斌被判死刑,后被枪决

  ● 2005年1月

  涉多起奸杀命案的王书金被抓,一审中其供述曾强奸杀害聂树斌案的被害人。被公诉方以“查无实据”驳回

  ● 2005年3月

  媒体对于聂案的报道刊出后,河北省高院表态对该案进行复查

  ● 2007年4月

  王书金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奸杀案为理由之一,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诉

  ● 2007年7月

  河北省高院二审不公开开庭审理了王书金案。王书金继续对石家庄玉米地案供认不讳

  ● 2013年9月

  河北省高院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

  ● 2014年12月

  最高院指令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

  ● 2015年3月16日

  山东高院通知聂案律师可以阅卷

(转自腾讯新闻)

山东财经大学 法学院 版权所有 管理入口 您是第23位访客